首页  »  都市言情  »  【帅性而为之张玲】(05-06)【作者:yfile】加载中加载中
【帅性而为之张玲】(05-06)【作者:yfil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20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5)前尘往事3  回了酒店,四个妹子就扛不住了,简单洗漱了一下,就佔据了主卧去睡了。  只剩下我们四个人聊天。  闫晓静和蒋舒婷、杨艳认识了一下,就坐在一起聊一些各自的所见所闻,当然,相互之间更感兴趣的就是对方是怎么和我认识的。  我感觉到有些尿意,就起身走向洗手间。刚解开裤子,掏出鸡巴,对准马桶,杨艳进来了。  「老公,不要浪费嘛。」杨艳蹲在我的前面,含住我的鸡巴。  「老骚屄,真是烂到骨子里了。」我按着杨艳的头,辱骂着她,释放了。  杨艳呜呜的吞咽着我的尿液,不过,她还没有刘玉玉的功力,尿液从她的嘴角溢出,顺着脖子,把衣服都弄湿了。  我尿完之后,用湿淋淋的鸡巴拍打着杨艳的脸,「骚屄,你看,把老子的鸡巴都弄髒了。」  杨艳抬着头,接受着我的羞辱,一脸淫贱的表情,「贱奴这就给大鸡巴主子弄乾净。」她含了口水,漱了漱口,又蹲下,给我舔着鸡巴。  「好了,差不多了,你把湿衣服脱了,弄乾净身子,一股尿骚味。」  刚才尿的太急,有些尿液从杨艳的嘴里喷出来,弄到了我的裤子上,我就把裤子也脱了,「骚屄,你看看,给我洗乾净。」  我挺着鸡巴走到会客室,坐在闫晓静和蒋舒婷中间,「美女们,脱了呗。」  闫晓静一边脱衣服,一边白了我一眼,「小坏蛋,还没玩够啊?」  「怎么能够呢?不把晓静姐玩死,就不够。」我揉着闫晓静的奶子,「晓静姐,好像越来越大了呢。」  「被你这个小坏蛋玩了三年了,能不大啊?」闫晓静揉着我的卵蛋,娇吟着说。  「晶儿和莹儿的也不小呢。」我把蒋舒婷的头按在我的鸡巴上,一只手揉着她的屁股,插着她的屁眼、骚屄。  「长的不大,你会看上啊?」  「哈哈,大小我都喜欢,只要她们是你的女儿。」  「小坏蛋,就喜欢玩母女。」  「哈哈,说起来,她们还真随了你呢。晶儿就不说了,莹儿是第一次吧,被我的大鸡巴插在骚屄里,没几分钟,就浪起来了,啧啧,那小骚屄,夹的鸡巴爽死了。」  「怎么,有了小骚屄,不想要姐的老骚屄了?」  「怎么会啊?姐,你知道的,我最喜欢人妻熟女了。搞大姐你的肚子几次了?」  「三年搞大我五次,还不让人家生,你真是个小坏蛋。」  「对啊,你那里我最能肏的那个小丫头小琴,我也才搞大她肚子两次啊。不过,姐,我明年就毕业了,可以独立做事了。以后再搞大你肚子,你就生下来吧。」  「真的啊?姐早就想给你生个孩子了,终於等到这一天了。」  「姐,以前,是我对不起你。」  「不要说了,姐愿意,只要你对姐好,对晶儿、莹儿好,姐就心满意足了。」  闫晓静靠着我,幽幽的说。  「我一定会对你们好的。对了,要是晶儿、莹儿肚子被我肏大了……」  「晶儿的事,她自己做主吧,她想生就生,她以后要嫁人的,带着孩子,总是不方便,不过,有你在,她估计也不想嫁人了吧,就是嫁了人,你也会护着她,没人敢欺负她吧。」  「姐,你放心,不管她怎么决定,我都护着她,」  「莹儿,还这么小,你就让她生啊?」  「有什么不好吗?母女三个都让我肏大肚子,然后都大着肚子让我肏,想想都兴奋呢。」  「你这个坏蛋,」闫晓静掐了我一下,「不过,人家想起来,也觉得很刺激呢,骚屄里都湿了。」  「真的吗?来,我摸摸。」我伸手一摸,果然是淫水氾滥啊,「来,咱们玩玩。」  我让蒋舒婷靠着沙发扶手,斜躺在沙发上,「晓静姐,给你舒婷姐舔舔。」  闫晓静把头伏在蒋舒婷的骚屄上,一条腿放在沙发上,一条腿站在地上,撅着屁股对着我,我把鸡巴缓缓送入她的骚屄,开始抽插。  这时,杨艳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杨艳,让你亲家母给你舔舔。」杨艳一条腿跪在沙发扶手上,一条腿跨在沙发背上,就这样半蹲着把骚屄凑到蒋舒婷的嘴上。  四个人变换着体位足足又玩了一个多小时,才都满足。我最后射在了杨艳的骚屄里,因为她呆的时间不长,我想先肏大她肚子。  简单沖洗了一下,四个人到客卧睡了。  第二天中午起了床,七个女人要打扮,洗手间都不够用了。吃了饭,一行八人开着我和闫晓静的车一起去看房子。王婷婷这个骚货抢先坐到我的副坐,等车子发动之后,就掏出我的鸡巴,给我口交,害的我几次进入售楼部都是挺着一个大帐篷。  在市中心看了好几个盘子,都不怎么满意。最后听了晓静姐的建议,到了「龙禦华庭」。这个楼盘已经出了市区,坐落在一个自然湖的边上。  在这里,我看上两个大户型,是同一栋楼的上跃和下跃,而且,这两个房子都是已经精装修好的。我们先去看了下跃,然后坐电梯去上跃。说实话,都不错,我心里已经打算买上跃,因为我喜欢我的女人在家里裸着,下跃不方便。从上跃出来的时候,售楼小姐看我一直不表态,就问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还是小了点啊。」虽然有三个带衣帽间、独立洗手间的卧室,还有三个不带衣帽间、洗手间的卧室,可是,这也不够啊。  「呃,雷先生,需要那么大吗?你要是看上的话,一次性付清,价格可以谈的,而且……」售楼小姐趁我的七个女人都对着电梯门的时候,两手一拉自己的西服衣襟,漏出胸前一抹雪白。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打算把下面一层也买下来,和上面的打通,就是不知道你们允不允许。」  「这个没问题的。雷先生,你要不要去看看下面呢?不过,下面几层都是毛坯房,是没有装修的。」我总觉得「下面」两个字有特殊的含义。  「好啊,去看看。舒婷、晓静,你们坐电梯先下去,我们走楼梯看看下面一层。」  顺着楼梯走到下一层,进了下面的房子。虽然是毛坯房,不过墙也刮了,看起来不是那么不好看,格局和上面一样,不过不是楼中楼罢了。  「雷先生,还满意吗?」  「满意,也不满意。」  「为什么啊?有哪里让先生不能满意啊?」  「房子还不错,不过,刚才,我没有看清楚啊,想看清楚点。」我盯着她的胸部。  「雷先生,你真的会买吗?你好像有点年轻呢。」  我拨通银行的电话,开了免提,对着她查询了一下余额,显然,那个数字让她吃惊了。  「陪我三个月,一会儿就可以下去转帐、签合同,三个月后,随便你。而且,谈下来的优惠,也给你。」我解开她的西服,推开她的乳罩,揉着她的奶子。  「雷先生,你这么大方,别说三个月,三年也行啊?」售楼小姐解开我的裤子,揉着我的鸡巴。  「呵呵,你以为我说三个月,就是三个月啊?让我肏一次,你能忍住不找我,算我输。」我看了一眼她胸前的名牌,「张悦,希望你们取悦我。」  张悦蹲下来,「我一定会让雷哥满意的,」就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我的鸡巴不断在她嘴里膨胀,她即使深喉也没办法含住我整根鸡巴,我压着她的头,狠狠捅了她十几下。  「你就是这么让我满意的?」  张悦松开我的鸡巴,深呼吸了几下,才说上话,「哥,你的鸡巴太大了,妹子还没见过这么大的。」  「哟,你见过多少啊?」  张悦用手给我套弄着鸡巴,「我们这种在高端楼盘干的,怎么可能纯洁呢,我干了两年,被几十多个客户干过,他们干我的次数,加起来比我男朋友都多。」  「你男朋友不知道吗?」  「怎么会不知道。我开始会瞒着他,可是有一次和客户从酒店里出来,被他遇到了,他当时也没有说什么。晚上,回了我们租的房子,他问我,是不是和客户睡觉了,我知道也没法瞒着他了,就全都告诉他了。当他听到凡是从我手里买房子的客户都肏过我,一下就把我按到在沙发,脱我的衣服,我也没有反抗,就想着反正要分手了,就再满足他一次。」  「然后呢?」我把张悦按在窗台边,让她扶着窗户,撅着屁股,我撩起她的短裙,把她的丁字裤拨开,大鸡巴插进了她的骚屄。  「他一边肏我的骚屄,揉我的奶子,一边问我客户是怎么肏我的,还要我详细的说,我想反正是最后一次了,而且一直以来都是我给他戴绿帽子,就他问什么,我都详细的告诉他。我发现,我描述客户肏我骚屄的情节的时候,他的鸡巴就变得很硬、很粗。他射了之后,我起身收拾东西。  他拦住我,『老婆,你干什么?』『走啊,莫非,你还要我?』『要啊,为什么不要啊?』『可是,我被很多人肏过啊?』『那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为了我们吗?这么好的媳妇,哪里找啊?』『老公,你说真的?我怎么觉得那里不对啊?』『老婆,其实,看到你和别人从酒店出来,我当时一点都不生气,还觉得很兴奋呢。』『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有些呆了。  『老婆,对不起,其实,每次和你肏屄,我都想像着是别人在肏你,每次这么想,我都特别兴奋。』『啊?』『老婆,你不会离开我吧。』『你都能接受我被人肏过了,我怎么会离开你,可是,老公,我干这一行,免不了以后还被人肏,你能接受吗?』『当然能了,老婆,你看,一说你被别人肏,我的鸡巴又硬了。』他把我按到,鸡巴就插在了我的骚屄里,『老婆,说说,你是怎么被人肏的?』『你就这么喜欢当乌龟戴绿帽子啊?』『是啊,我喜欢,你告诉我啊。』我就把一些比较特殊的肏屄情节描述给他,比如被两个客户一起肏、和客户的老婆一起喝客户双方等等,他越听越兴奋,那一晚,他从来没有那么厉害过。「  「原来,这么多人喜欢老婆被人肏呢。后来呢?」  「后来,每次,老公要我被客户带出去肏的时候,偷偷打通他的电话,他就喜欢听着我别人的肏,自己打飞机。有时候,客户先走了,他就赶到酒店,舔我刚刚被肏完的骚屄,把我的淫水和客户的精液混合物吃下去。」  「有没有特殊的例子啊,说一个听听呗。」  「有一次,他的同事刘哥要买房,他就介绍给我,我带刘哥看样板房看房子的时候,刘哥说,『弟妹啊,听说,买房子送福利哦,』我说,『刘哥,弟妹你也不放过啊?』『呵呵,反正是别人媳妇嘛,不肏白不肏,』『刘哥,你原来这么坏啊。』『让你看看刘哥更坏的,』刘哥关了门,把我推到在地上,让我撅着屁股,撩起我的短裙,就从后面肏我。下班以后,刘哥还跟着我到了我家里。男朋友回去的时候,我正在洗手间扶着洗手池,撅着屁股被刘哥肏,我们两个一丝不挂的肏着屄。  男朋友一点也不生气,还说,『刘哥来了,房子买了吗?』『买了,这不是弟妹正感激我给她带来的业绩呢。』『那老婆,你要好好感谢刘哥哦,』『哈哈,兄弟,你老婆已经感激我一下午了。要不,你也一起来?』『好啊。』男朋友脱了衣服,我们三个一起到了卧室,『兄弟啊,今天在弟妹的骚屄里射了好几次,估计她会被我搞大肚子啊。』『搞大了,就给刘哥生下来。只要张悦愿意,刘哥可以随时来搞大她肚子,反正迟早要被搞大的。』『哈哈,那就谢谢兄弟你了。』『谢什么啊,应该的。』『兄弟,你真仗义,放心,哥知道你惦记着你嫂子呢,我会找机会的。』『谢谢哥。』后来,刘哥搬家的时候,我们去庆贺,刘哥和我老公故意灌刘哥老婆喝酒,然后,在他们家卧室,他们一起把刘嫂肏了,然后,又一起肏我,刘嫂醒来后,也没办法,只能接受,我们就经常去刘哥家做客、肏屄,有时候,也玩三P、双飞之类的。我一直没有被刘哥肏大肚子,有一段时间,他出差了,我男朋友就和我一起住在他们家,天天肏刘嫂的骚屄,肏大了刘嫂的肚子,刘哥居然很高兴,让刘嫂生了下来。现在就等我明年五一结了婚,给刘哥怀一个。我男朋友说,婚礼之后,他就再刘哥家里住一阵,让刘哥带我去海南玩一段时间,好搞大我肚子。  可是,现在要对不起刘哥了,三年内不能给他生孩子了。「  「为什么?」  「这三年,我就属於雷先生了嘛。」  「哈哈,挺乖啊!放心,我不会不让别人肏你,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肏你,不过,你说的对,这三年,你可以被别人肏大肚子,但是不能生下来。」  ……  在张悦的骚屄里射了精液,又用她的奶子把鸡巴擦乾,我们一起下楼办理了手续。  六点多钟,吃了晚饭,闫晓静还要看着晚上的生意,就先走了,我让她明天过来的时候,带一个手艺好、信得过的女纹身师过来。四个女孩一起去夜市转了,我和蒋舒婷、杨艳留在酒店里。  「老公去尿尿,你喝不喝?」我问杨艳。  「要啊,要啊!老公的尿最好喝了。」杨艳脱着衣服。  「我也要,老公等我。」经过这几天的感染,蒋舒婷也喜欢上了喝我的尿。  三个人一丝不挂的进了洗手间,两个骚货跪在地上,紧靠着,张大嘴,仰着头。我用鸡巴在她们脸上、嘴上拍打了几下,一股尿液冲击着她们的喉咙、嘴巴和脸。两个人都看着我,吞咽着我的尿。  「你们两个沖洗一下,漱漱嘴。」  我躺在床上,打开电视。过了二十分钟,我听到会客厅有音乐声想起,「这两个骚货在干什么啊?」  会客厅里,放着淫靡的音乐。杨艳的上身穿着性感内衣,与其说是内你,还不如说是一条绳子,上面有两块小布片,下身是两条细绳构成的丁字裤,蒋舒婷穿着一件黑色的纱衣,奶子的地方,是两个大洞。两个骚屄搂在一起,亲着嘴,互相揉着奶子、骚屄,随着音乐,扭着细腰、大屁股。  「老公,来啊!」看到我出来,杨艳招呼我。  我走过去,两个人一人一边,搂着我,在我身上摩擦着,一个和我亲嘴,一个就舔我的乳头,一个套弄我的鸡巴,一个就揉着我的屁眼。  「老公,喜欢吗?」蒋舒婷问。  「喜欢,太喜欢了。哈哈,你们怎么懂得这些?」  「是玉玉和婷婷教的,她们说,我们越浪、越贱、越淫荡,老公就越喜欢。」  「说得对,老公就喜欢你们这样。」  「老公喜欢的话,我们就放心了。老公,你要多用你的大鸡巴肏我们的骚屄,你越肏我们的肏屄,我们就越淫荡。」  「好啊!你们不说,老公也会肏你们骚屄的。对了,老公打算在艳儿和婷婷回天津之前,把你们的肚子肏大,你们生下来,还是打掉,都可以。」  「老公,我们商量过了。过了年,六月,玉玉就毕业了。她被老公肏大肚子,就剩下来,一毕业就和小王结婚。我也说服家里那个绿帽子老公再要个孩子了,他还以为是给他生呢,我才不给他生,我给大鸡巴老公生。」蒋舒婷说。  「儿媳妇能给大鸡巴老公生孩子最好了。我和婷婷也说好了,我们一起给大鸡巴老公生孩子,家里的绿帽子老公,根本不敢说话的,至於婷婷那个老公,结婚三年了,一直没能搞大婷婷的肚子,去了医院才知道,根本没能力让婷婷怀孩子,他自己都想让婷婷从外面给他怀一个呢。我和婷婷已经给他们打电话了,说我们过年不回去了,我女婿听说婷婷在这里给他努力的被大鸡巴老公肏,高兴死了,还让婷婷一定怀了孩子再回去,他还邀请了他岳父去他家过年呢,说是他妈妈也会去呢,我的亲家公死的早,我那个绿帽子老公一直惦记着亲家母呢,他说,他这几天就过去女婿家了。」  「这样最好了。舒婷啊,你老公什么时候回来啊?他回来之后,我们会不会不方便?」  「他也不回来了。学校今年有一个出国的考察团,他早就想去了,怕我不让,现在我让他去,他还自己偷着乐呢。他会直接从北京飞。」  「你们安排的太好了。走,趁玉玉、婷婷不在,老公给你们两个开个小灶。  对了,你们先去灌肠。「  从刘玉玉带着的大包里,找出各种工具,我们一起进了洗手间。把灌肠的皮管插在蒋舒婷的屁眼里,我接上水龙头开始放水。  两个骚货一前一后的蹲下,一个给我口交,一个给我舔屁眼。灌了三次,放出来的水,已经一点异物都没有了,她却还要再灌一次,说要乾乾净净的被我肏屁眼。等她的肚子里装满了水,我把皮管插在了杨艳的屁眼里,让蒋舒婷扶着洗手池,撅着屁股,我从后面肏进她的骚屄。  「让你先体验体验大着肚子被大鸡巴老公肏的滋味,」我一边抽送着鸡巴,一边说,「艳儿骚屄,给老公舔屁眼。」  杨艳把头贴着我的屁股,舌头试图舔我的屁眼,可是我在肏着蒋舒婷,屁股一前一后的,她的舌头很难找到我的屁眼。我的屁股啪啪啪的拍着她的脸,她就抱着我的腿,深处舌头,努力寻找我的屁眼。  「大鸡巴老公,肏死我了,啊……好舒服啊,鸡巴肏进骚货的子宫了,啊……肏的骚屄爽死了……啊,肚子好涨啊……大鸡巴老公好厉害啊……舒服啊,老公肏死我啊,用力肏死我……肏大我的肚子……我到了,啊,舒服死了,泄了……」  我沾着水啪啪的拍打着蒋舒婷的屁股,一只手用的的揉她的肚子,「骚屄,以后上课的时候,看到老公,会不会屄里痒啊?会不会流屄水啊?」  「会啊,人家一想起老公,屄里就流淫水了,啊……大鸡巴老公,你插进我的子宫啊,插烂我的骚屄,干大我的肚子……骚屄一见到主人,就想脱光了让主人往死里肏……主人肏的好舒服啊……你的性奴发骚了,主人,肏死她啊……」  我的鸡巴每一下都肏到蒋舒婷的子宫口,有时候还用力顶进她的子宫颈里,她仰着头大声浪叫着。  在又一次把鸡巴肏进她骚屄深处的时候,她第二次高潮了,再也站不住了,软到在地上。屁眼里的水流出来,弄得她一身都是。  「屁股抬起来,别浪费了老公的精华。」  蒋舒婷躺在地上,双手板着两腿,翘着屁股,防止我的精液流出来。  杨艳已经是第三次灌大自己的肚子了,她一边灌水,一边抠着骚屄。  「给老公舔乾净,让舒婷躺一会儿,吸收老公的精华。」杨艳一边给我舔着鸡巴,一边屁眼里的水嗤嗤的流着。  等杨艳舔乾净我的鸡巴,放完肚子里的水,我们先回主卧,上了大床,蒋舒婷还躺在地上,一边喘息,一边吸收我的精华。  杨艳躺在床上,我把鸡巴插在她嘴里,俯下头,分开她的腿,舔着她的骚屄。  几分钟后,我的鸡巴就硬了起来。我挪到杨艳的两腿间,把鬼头插在她的骚屄里。  杨艳两腿盘在我的腰上,扭着腰,蠕动着屁股,「老公,肏我嘛。」  「骚屄,自己动。」  杨艳两手撑起身子,一用力,同时小腿用力推着我的屁股,大鸡巴就被她吞进了骚屄里。我俯下身,搂着她,亲着她的嘴,屁股一沉一沉的用力肏着她的骚屄,她也搂着我的脖子,屁股一起一落,两腿一松一紧的配合着我的抽插,她的两个大奶摩擦的我的胸脯好舒服。  我用一只手撑着身子,一只手狠狠地抓着杨艳的大奶,我能感觉到,我越用力抓,她的阴道就越紧,夹的我的鸡巴好爽。  「啊……好舒服啊,大鸡巴肏穿子宫了,啊……老公,用力啊,你肏死我了,肏的我好舒服……爽死了,老公,用力抓我的大奶子,啊……舒服,真舒服,啊……烂了,骚屄被老公用大鸡巴肏烂了,啊……要上天了,啊,奶子也被老公抓烂了……」  「来,骚屄,换个姿势。」我靠着床头,躺在,让杨艳背对我,用骚屄套弄着我的鸡巴,我把她的身子按下去,「骚屄,舔我的脚趾。」  杨艳一边舔着我的脚趾,还把我的脚趾含在嘴里,吸吮着,一边快速的起落着大屁股,用骚屄套弄我的大鸡巴,我一只手把手指插进她的屁眼,一只手啪啪的拍打着她的屁股。  很快,我感觉到杨艳的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的大鸡巴,她再也顾不上给我舔脚趾,直起身子,大屁股快速的抬起、落下,骚屄快速的套弄我的鸡巴。  「啊……舒服死了,大鸡巴老公,肏死骚屄了,骚屄好爽啊……子宫也好舒服啊,被肏穿了,骚屄和子宫都被肏烂了……」她每一下都用力坐到底,让我的鸡巴可以插入她的子宫颈。  终於,杨艳「啊——」的一声,猛然软到在我两腿间不动了,我两手卡着她的大屁股,屁股快速的挺动。  「啊,老公,你肏死我了,啊……好舒服,每一次都肏的子宫好舒服……啊,老公,骚屄被你肏烂了……啊,爽死了,要飞了……啊,舒服……我又到了……」  又一股热流打在我的龟头上,我狠命一插,龟头顶在杨艳的骚屄深处,把我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  「啊——」杨艳大叫一声,俯下不动了。  这时,蒋舒婷走了进了,「骚货,过来给老公舔鸡巴。」  我啪啪的拍着杨艳的屁股,「贱屄,不要动,就这样撅着屁股,不要让老公的子孙浪费了。」             (06)前尘往事4  在王婷婷四人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杨艳被我用红绳捆绑着吊在半空,蒋舒婷拿着一根蜡烛,把融化的蜡滴在杨艳的脸上、奶子上、肚子上,我一边肏着杨艳的骚屄,一边挥舞着一根皮鞭,抽打着蒋舒婷的屁股和背,一道道红痕出现在我抽打的地方,两个骚货都浪叫着。  四个小贱货看的屄里都流出淫水来。脱光了衣服,刘玉玉穿上双头假鸡巴内裤,肏着王婷婷的骚屄,闫晶、闫莹姐妹用六九的体位相互舔着对方的骚屄,我让蒋舒婷弯着腰,扛着杨艳的两腿,给杨艳舔着骚屄,我就把大鸡巴肏进她的屁眼里,用皮鞭抽着杨艳的奶子、肚子和蒋舒婷的背。  「大姑姐,我肏的你爽不爽啊?」  「好弟妹,你的这根鸡巴肏的大姑姐爽死了,肏烂我的屄芯了……用力点,再快点,肏你大姑姐,肏死大姑姐……」  「妹妹,你的骚屄好香啊,姐姐舔的你舒服吗?」  「姐姐,你的舌头好厉害啊,你舔的妹妹阴蒂都麻了,啊,好舒服啊……啊,姐姐,你的舌头插进妹子的骚屄里了,啊……好舒服啊,就这样,啊……爽死了,啊……好姐姐,用你的舌头肏妹妹的骚屄,再快点,插深点……」  「亲家母,你的舌头好厉害啊,舔的我的骚屄都麻了,啊……好舒服,亲家母,我的屄水好喝不,啊……老公,用力抽我,抽烂我的骚奶子……」  这么淫靡的环境,太刺激了。我把鸡巴插进蒋舒婷的骚屄里,狠狠地肏了几十下,在她高潮到来的那一刻,我也深深的射入了她的子宫。  ……  第二天早上,闫晓静带了一个纹身师过来,我在会客厅和她聊了一会儿,居然就是张悦和我说过的刘嫂韩腊梅。我告诉她,张悦把她们的事都告诉我了,韩腊梅羞红了脸。  我让几女一丝不挂的撅着屁股,排在床边,让韩腊梅给她们纹身。  我一边肏着闫晶的骚屄,一边看着韩腊梅在闫晓静的屁股上,纹上红艳艳的「帅之静奴」。闫莹是「帅之莹奴」,蒋舒婷是「帅之舒奴」,杨艳是「帅之艳奴」,王婷婷是「帅之婷奴」。闫晶还小,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生活,我就没让她纹,刘玉玉还有半年才毕业,在学校了免不了被别人肏,我告诉她等毕业了再纹上「帅之玉奴」。  纹完之后,我和韩腊梅到了会客厅,韩腊梅坐在沙发上,我把两万块放在她面前。  「腊梅姐,张悦说,你给她男朋友生过孩子,是真的吗?」  韩腊梅羞红着脸,站起来,把钱放包里,「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我一把拉住她,她站立不住,一下坐到了我的怀里,「腊梅姐别走啊,让我肏一肏你的骚屄呗。」我搂住她,隔着衣服,揉着她的奶子。  「不要这样啊,我有老公的。」韩腊梅挣扎着。  「有老公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让别人肏?你的肚子还不是让别人肏大,给别人生孩子?」我一把撕开她的衬衫,几颗扣子飞了出去,我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倒过来坐在她的奶子上,脱着她的裤子。  韩腊梅推着我的背,两腿踢动着,「不要啊,你不要这样,我被别人肏,是因为我老公肏了人家女朋友,我没办法的,你不要这样啊。」  「哈哈,那你还不是在老公出差的时候,让野汉子上门搞大你肚子?」  韩腊梅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的挣扎着,我脱了她的裤子,分开她的腿,低下头,舔上她的骚屄。  渐渐的,韩腊梅的骚屄湿润起来,阴蒂也硬了起来,我把舌头插进她的骚屄,一只手揉着她的屁眼,一只手摸着她的大腿、屁股。韩腊梅的手也不在推我,放在我的屁股上。慢慢的,她的屄水开始流出来,手开始摸我的屁股,一只手偷偷的按摩我的屁眼,一只手伸到前面,握着我的鸡巴。  我站起来,一把抱起她,她低着头,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巴,舍不得放开。  我抱着她进了客卧,把她扔在床上,「自己把乳罩脱了。」她趴在床上,头埋在被子里,手伸到后面解开自己的乳罩,留在一边。  我上了床,跪在她的旁边,抓在她的头发,一把把她的头按在我的下身,「骚屄,就是欠调教,来,含着我的鸡巴。」  韩腊梅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哀怨,含着我的鸡巴,吞吐起来,我一只手压着她的头,鸡巴快速的肏着她的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一只手狠狠地拍打她的屁股,没几下,她的屁股就通红了。韩腊梅抱着我的屁股,尽量放松喉咙,让我的鸡巴可以插得更深,一只手开始摸我的屁股,揉我的屁眼,一只手揉着我的卵蛋。  我用手指插在她的骚屄里,把她的下身拉起来,让她变成像母狗一样跪爬着,我的手指在她骚屄里快速的抽插着,鸡巴也更加快速的肏她的嘴,「真是个贱母狗,被陌生人强奸,还流这么多屄水。」  我越骂,她越兴奋,屄水越流越多,顺着她的大腿,流到了被子上,身子也泛起一种潮红的颜色。  「骚母狗,怀着野种的时候,被野汉子肏,骚屄一定很爽吧。你老公一定常常用鸡巴去你的子宫里看野种吧。」  我肏着韩腊梅的嘴,指奸着她的骚屄,还不停的用髒话刺激她,终於,她松开我的鸡巴「啊——」的一声,泄身了,一股淫水从肏屄里射出来,打在地上。  我两手按着她的头,狠狠地肏了她的嘴一百多下,射在了她的喉咙深处。  韩腊梅软瘫在床上,呼呼的喘着气,我把鸡巴在她脸上、奶子上擦乾净。她慢慢的坐起来,要下地。  「你要去哪儿?」我靠着床头问她。她一条腿站在地下,转过身,弱弱的说,「都让你肏了,还不让我走啊?」  「我什么时候肏你了?我就是口爆了你而已,来,含着我的鸡巴,舔硬了,肏你骚屄。」  韩腊梅犹豫着,我假装生气的「哼」了一声,韩腊梅慢慢的俯下身子,爬到我两腿间,撅着屁股,给我口交。  很快,我的鸡巴硬了,我站起来,走到她后面,「贱母狗,往前点。」  韩腊梅往前爬了爬,撅着屁股,等着我肏她。  我拍打了她的屁股几下,抓着她的屁股,慢慢的把鸡巴肏进她的骚屄。她发出长长的一声「啊——」。  「母狗,我的鸡巴大不大?」  韩腊梅没有说话。  「大不大?说。」我开始快速的肏她的骚屄,用力的拍打她的屁股。  「大!你的鸡巴好大。」快感左右了韩腊梅。  「贱母狗,喜不喜欢大鸡巴,想不想大鸡巴肏你骚屄。」  「啊……好舒服,好深啊……好疼啊,你的大鸡巴插到我的屄芯了,啊……  好爽,爽死了……贱母狗韩腊梅最喜欢大鸡巴了……大鸡巴肏的韩腊梅的骚屄好爽啊……啊,好舒服,啊……小母狗最喜欢大鸡巴了……大鸡巴肏到小母狗的子宫了……「  「小母狗,喜欢谁的大鸡巴啊?」  「啊,啊,啊……小母狗喜欢野汉子的大鸡巴……啊,好爽,好舒服啊……  野汉子的大鸡巴把小母狗韩腊梅的骚屄肏烂了……啊,肏烂小母狗的子宫,啊,好爽……大鸡巴野汉子,再用力些,再快些……啊,好爽,野汉子,使劲肏,啊,好爽……肏烂韩腊梅的骚屄,肏大母狗韩腊梅的肚子……啊,好爽……啊,要飞了……「  我抽出鸡巴,「不要,不要抽出来,大鸡巴野汉子,肏我啊,肏我骚屄……」  韩腊梅急促的喊叫着。  我靠着床头躺下,「来,坐上来,自己动。」  韩腊梅快速的跨在我上面,握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骚屄坐下来,「啊——好深啊,从来没有这么深过,啊……好爽,野汉子的鸡巴好大、好粗、好长啊……啊,舒服死了,好硬的鸡巴啊,肏进小母狗的子宫了……啊,爽飞了,子宫被刺穿了……」  韩腊梅急速的起落着,主动拉着我的手,一只放在她的奶子上,一只放在屁股上。  我抬起身子,含着她的一个乳头,揉着另一只奶子,拍打着她的屁股。韩腊梅搂着我的脖子,快速起伏着。  「大鸡巴老公,你好厉害啊,好舒服……啊,你肏的小母狗太爽了,从来没这么爽过,啊……舒服死了,野汉子,你的大鸡巴,每下都刺穿人家的屄芯,啊……爽啊,刺进人家子宫里面了……」  韩腊梅浪叫着,高潮了,一股淫水喷了出来,烫的我的鸡巴好舒服。我搂着韩腊梅,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抓着她的一对大奶子,屁股飞速挺动,肏着她的骚屄,「骚母狗,肏死你,肏烂你的骚屄,肏烂你的子宫,肏大你的肚子,让你怀上野种……」  韩腊梅搂着我的脖子,两腿盘在我的腰上,屁股一挺一挺的迎接着我的肏干,「野汉子,大鸡巴野汉子,肏死我,肏烂我的骚屄,啊……好舒服……肏烂我的子宫,爽死了……啊,肏大我的肚子,啊……好舒服啊……我要到了,高潮了,舒服死了……野汉子,射我骚屄里,射骚母狗的子宫里,啊……爽死了,要飞起来了……大鸡巴野汉子,肏大我的肚子,我要给野汉子生孩子……」  韩腊梅又高潮了,我也用大鸡巴顶在她屄芯上,射精了。  平静下来后,我们一起躺在床上,韩腊梅靠着我,「贱母狗,舒服吗?」  韩腊梅摸着我的乳头,看着我,「野汉子,你的鸡巴好大啊,小母狗从来没有这么爽过,从来没有被肏这么深过,好像直接肏到了贱母狗的子宫里呢。」  「喜欢大鸡巴吗?」  「小母狗好喜欢大鸡巴,好喜欢大鸡巴强奸骚母狗啊。大鸡巴野汉子,你要常常肏贱母狗的骚屄哦,被你肏过,别人的小虫子,满足不了骚母狗呢。」  「哈哈,你放心,我是不会放过我肏过的任何一个贱母狗的。去,沖一下,我一会儿还要玩你这个贱母狗呢。」  韩腊梅进了卫生间,我把刘玉玉喊过来,吩咐她去给韩腊梅灌肠,让闫晓静给餐厅打电话订餐,我就给张悦打了个电话。  张悦到来的时候,我们刚刚开吃,我们全都一丝不挂,我坐在椅子上,韩腊梅用她的屁眼套着我的鸡巴,一起一伏。  「哟,这不是嫂子嘛,也被雷哥肏了啊?」张悦一边说,一边脱衣服,然后坐在我旁边的空椅子上,「原来是肏屁眼呢。我男朋友和刘哥早就想肏嫂子屁眼了,嫂子都不让,结果,我的屁眼被刘哥开了,还和我男朋友一前一后的肏我,没想到今天贡献给雷哥了。」  「啊……好舒服,大鸡巴肏的屁眼爽死了……雷哥大鸡巴这么大,我什么都愿意给他……好爽啊……爽死了……」  几个女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都说着被我肏的感受,我左边的张悦和右边的闫晓静时不时的喂我和韩腊梅吃饭。  吃到一半,韩腊梅就被我肏屁眼肏到了高潮,张悦把她扶在自己的椅子上,自己坐在我身上,用骚屄套着我的鸡巴,上下起伏。  吃完饭的时候,张悦也高潮了两次。所有人都挤在大床上,一边休息,一边聊天。张悦看到闫晓静等人屁股上的字,「雷哥,我也要。」  「不怕你男朋友生气不要你?」  「嫂子知道的,他最喜欢我被人肏了,肏的我越表现的淫荡,他越高兴,越兴奋。」  韩腊梅抬起含着我鸡巴的头,「是啊,她男朋友就喜欢别人肏张悦呢。」  於是,韩腊梅在张悦的屁股上纹了「帅之悦奴。」  「嫂子,你不要吗?」  「可是,你们不会纹啊。」  「我也看会了,我试试。」我坐起来。  虽然,我纹的不好看,不过,韩腊梅的屁股上也有了「雷之梅奴」四个字。  休息了几个小时,三点钟的时候,我把张悦和韩腊梅的骚屄肏的高潮了好几次,她们缓过气之后,去上班了。接着,我又让闫晓静三母女撅着屁股排成一排,来回肏着她们三个的骚屄,直到三个骚货都高潮了几次,软的爬不起来,我才射在了闫晓静的骚屄里。  闫晓静三母女回「花开百艳」打理生意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  现在就剩下蒋舒婷、刘玉玉、杨艳、王婷婷这两对母女了,她们是我这段时间重点关照的对象,我要让她们在这段时间都怀上孩子。  ……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家里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早点回去,我也抓紧时间玩弄我的这几个性奴,希望早点肏大她们的肚子。  第二天上午,闫莹过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刘玉玉的奶子上,屁股一耸一耸的肏着她的嘴,王婷婷穿着两头假鸡巴内裤,肏着刘玉玉的骚屄,蒋舒婷趴在地上,脖子上戴着一个项圈,上面栓着一条狗绳,杨艳身上捆绑着红绳,也穿着两头假鸡巴内裤,一手牵着狗绳,一手用一根皮鞭抽着蒋舒婷,一边肏着蒋舒婷的骚屄,一边顶着她满地爬……  下午,蒋舒婷躺着,刘玉玉趴在她身上,穿着假鸡巴内裤,肏着她妈妈的骚屄,杨艳蹲在刘玉玉身后,也穿着假鸡巴内裤,肏着儿媳妇的屁眼,王婷婷坐在蒋舒婷的头上,让蒋舒婷舔她的骚屄,我站在刘玉玉和王婷婷中间,让两个小骚货给我舔着鸡巴、卵蛋,闫莹的屁眼里放在一个跳蛋,骚屄里塞着一个电动鸡巴,嘴里喊着一个口球,脖子上戴着项圈,拴着狗绳,趴在我旁边,我一手拉着狗绳,一手拍打着她的屁股,她的屁股被我打的一片通红。  这时,王婷婷的电话响了。闫莹把手机拿过来,上面显示老公来电。王婷婷接通电话,开了免提。  「老公,什么事啊?」  「老婆,岳父昨天到了,现在在开心呢。你在做什么呢?」  「开心?开什么心?我在和玉玉给主人舔鸡巴呢?」  「原来你也在玩啊,玩的开心吗?要不,咱们视频吧,让我看看你们怎么玩的,也给你看看岳父在做什么。」  接通视频后,闫莹慢慢转动手机,把我们几个人都拍了进去。  「哇,老婆,你们玩的好嗨啊,我也好想玩啊。好大的鸡巴啊,比我的足足长了一倍啊。」  「当然了,主人的鸡巴就是这么大,每次被主人肏骚屄,都像是被开了一次苞呢。」  「怪不得老婆被征服了呢,好羡慕啊。这几位就是健健(刘玉玉的男朋友小王大名王健健)的女朋友和未来岳母吧?」  蒋舒婷和刘玉玉都打了个招呼,「姐夫好。」刘玉玉说。  「弟妹好,你的奶子真大,健健好福气啊。」「健健的福气,不就是姐夫的福气吗?以后少不了被姐夫肏呢。」  「哈哈,那就好,欢迎你们早点来做客哦,对了,带上你妈妈。」  「我骚屄妈妈现在是主人的性奴了,要主人准许才行呢。」  「没事,主人的性奴多的是,主人准了。」我插道。  「那就谢谢小雷了。」这时,视频里王婷婷的老公轻手轻脚的走到一间卧室的门口,轻轻推开了门,卧室里,一个中年熟女躺在床上,头仰在床沿外面,一个中年男人在她身上耸动着屁股,肏着她的骚屄,「亲家公,你的鸡巴好厉害啊,肏死骚屄了。」  「亲家母,亲家公走了几年了,你着骚屄也寂寞了很久吧?」  「亲家公,你是第二个肏我的男人呢。」  「挂不得你的骚屄这么紧。哈哈,原来是给我的鸡巴留着呢。」  「强强(王婷婷的老公赵强)结婚的时候,我见到亲家公,骚屄就痒了,讨厌的亲家公现在才肏人家骚屄。」  「说起强强,怎么三年了,还没有肏大婷婷的肚子啊?」  「唉,检查过了,他那方便不行的。」  「真的呀?那我就把亲家母的肚子肏大,让你再生一个。好不好啊?亲家母。」  「好啊!亲家公,你要多住几天啊,好好肏我的骚屄,肏大我的肚子。这段时间,亲家母带婷婷去婷婷弟弟的岳母家了,听说找了个主人,要肏大她们的肚子呢。」  「我也听说了,我老婆给别人生孩子,我就让亲家母给我生,婷婷要是让肏大了肚子,你们婆媳正好一起生。」  「那真是太好了,一次添两口人。」  这时,赵强推开门走了进去,王婷婷的爸爸看到赵强进来,「女婿啊,不好意思,你爸不在了,你也不行,我就勉为其难的玩玩你妈,你也听到了,她希望我肏大她肚子呢。」  赵强把短小的鸡巴放在妈妈的嘴里,「那就辛苦岳父了,就是不知道生下孩子,是叫我哥呢,还是叫我姐夫。」  「哈哈,随便了,一家人嘛。」  「岳父,你看,岳母和婷婷也玩的很开心呢。」赵强把手机递过去。  「还真是呢。老婆,你找的主人鸡巴好大啊。」  「当然了,你的骚屄老婆我还把屁眼也贡献给了主人呢。以后,没有主人的允许,你也不能肏我骚屄了。」  「哈哈,那我就只能经常来亲家母这里做客了。」  挂断视频,双方又开始各自快活。闲话不提。  傍晚的时候,韩腊梅给我打电话,说是她们夫妻邀请我们去她们家吃饭。我想了想,就给闫晶打电话一起去。  按照韩腊梅给我发的地址,我们到了韩腊梅家。给我们开门的是张悦,进去一看,张悦的男朋友董江、韩腊梅、韩腊梅的老公刘勤在厨房忙活着。  我们进去后,他们都出来和我们打招呼,张悦给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第一次登门,也没带什么礼物,不好意思啊,这个小骚屄还不错,就当是我带给刘哥、董哥的礼物吧。」我推了推闫晶。  「刘哥好,董哥好。我是闫晶。」闫晶打了个招呼。  这时,饭菜准备的差不多了,董江招呼我们在餐厅坐下,「大家看起来都很拘谨啊,不要这样,一回生二回熟嘛,要不,我提议,我们都脱了吧,我家的暖气还是不错的。」大家纷纷脱光衣服,在餐桌前坐下,我的左边是张悦,右边是韩腊梅,韩腊梅的另一半是董江,刘勤挨着张悦,闫晶坐在董江、刘勤之间。  「来,我们干一杯!欢迎小雷和闫晶来做客。」我们共同干了一杯。刘勤放下杯子,把手放在闫晶的奶子上揉着,  「小晶,不要拘束哦,以后常来做客。」  「是啊,小晶,没事常联系,董哥带你去玩。」董江也说,一只手揉着闫晶的另一个奶子。  「两位哥哥真好,我会常来的。」闫晶也揉着董江、刘勤的鸡巴。  我抠着张悦、韩腊梅的骚屄,「刘哥,小孩呢?」  「这段时间断奶,送他奶奶家了。」  「梅奴,还有奶吗?」  「有的,这几天好涨呢。」韩腊梅一遍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说。  「上次强奸你,居然没有注意呢。来,别涨坏了,我给你吸吸。」我把张悦的头按在我的鸡巴上,转身吸着韩腊梅的奶子。  韩腊梅靠着椅子,仰着头,搂着我的脖子,「主人,你吸吧,母狗的奶子就是给主人吸的。主人不停的肏大母狗的肚子,就能天天喝贱母狗的奶了。」  「小雷真是厉害啊。我们上次灌醉了她,才让小董肏了她,她也是见我肏了张悦,后来才一直让小董肏她。没想到被小雷你奸了一次,就愿意当你的性奴,还自称母狗。」董江也附和着。  我吸着韩腊梅的奶子,把她的奶水吞到肚子里,韩腊梅说:「那是因为主人的鸡巴超级大,肏的母狗不得不服啊,被主人肏骚屄、屁眼,就像是又被开了两次苞一样。」  「唉,和小雷比起来,我们真是惭愧啊,以后就多辛苦小雷多满足腊梅了。」  刘勤说。  「悦悦也摆脱小雷了。」董江也跟着说。  「没事,反正她们现在是我的性奴了,你们不说,我也不会让她们的骚屄荒废了。」我抬起头说。  「那就好。」两人同声说。  六人一边吃喝,一边玩着身边的人,一边聊着一些以前肏屄的事。  吃喝完,也没有收拾,六个人一起来到主卧的大床上。  张悦躺在床上,刘勤分开她的腿,肏着她的骚屄,闫晶抱着刘勤的屁股,给他舔屁眼,董江站在床下,从后面肏闫晶的骚屄。  我把闫晶的包拿进来,取出项圈给韩腊梅戴上,拴上狗绳,又用一条红绳子绑着她,「这才是母狗应该有的样子嘛。」我坐在韩腊梅的奶子上,鸡巴插在她嘴里,「母狗,吃完饭,喝一泡主人的热尿,帮助消化。」我放松膀胱,一股尿冲击着韩腊梅的口腔和喉咙,尿到一半,我站起来,用尿扫射韩腊梅的脸庞、大奶子和全身。董江、刘勤看着我们,「还是小雷会玩啊。」同时加快了肏屄的动作。  我分开韩腊梅的双腿,鸡巴一挺肏进她的骚屄,一只手抓着她的奶子,一只手挥舞着皮鞭,抽在她奶子上、脸上、肚子上,随着我的用力,韩腊梅的奶水一股一股的喷出来,射向空中,又落在她的脸上、奶子上、肚皮上和床上。  「啊——好深啊!大鸡巴肏的好深啊,啊……好爽啊,大鸡巴主人肏的贱母狗好舒服啊……啊……肏进屄芯了,肏进子宫了……啊……爽死了……啊,刘勤,你老婆的子宫被大鸡巴主人开苞了……啊,大鸡巴主人太厉害了,肏死浪母狗了……」  「刘哥,快点,再用力点,肏悦悦的骚屄,肏大我的肚子,你不是一直想让骚屄给你生孩子吗,肏烂我的骚屄啊,肏大我的肚子。」张悦也浪叫着。  「董哥,你的鸡巴肏的骚屄好舒服啊。你喜欢晶儿的骚屄吗,晶儿的骚屄夹的你的鸡巴爽不爽?」闫晶也没法给刘勤舔屁眼了。  在三个女人的浪叫着,董江、刘勤坚持不住了,射进了闫晶、张悦的骚屄里。  闫晶和张悦还没有满足,抱在一起,舔着对方的骚屄,吃着流出来的精液。刘勤、董江用手指分别插着闫晶、张悦的屁眼,同时搓弄自己的鸡巴,看着我肏韩腊梅。  此时,韩腊梅已经被我肏到高潮了。我靠着床头躺着,韩腊梅用骚屄套着我的鸡巴,上下起伏。我含着韩腊梅的一只大奶,吸着她的奶水,一只手用的的抓她的另一个大奶,奶水一股一股的打在我的身上,我另一个手插着她的屁眼。  「啊……骚屄被肏烂了,啊……好舒服啊,舒服死了……啊,这下肏烂屄芯了,啊……爽啊,要飞了,啊……肏到子宫里面了……」  这时,董江走过来,把软趴趴的鸡巴塞在韩腊梅的嘴里,韩腊梅发出呜呜的声音,含着董江的鸡巴。董江的鸡巴很快又勃起了,他走到韩腊梅的身后,把她压在我的鸡巴上,插进了她的屁眼。刘勤见老婆的嘴有空了,也走过来,让她给自己口交。  很快,在多重刺激下,韩腊梅高潮了,我也射在了她的骚屄里,董江射在了韩腊梅的屁眼里。  刘勤挺着再次勃起的鸡巴,趴在闫晶的身后,插进了她的屁眼。  这时,传来开门声,一个人走了进了。随着脚步声接近,一个女孩站在了门口,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哥,嫂子,你们?」  「玥玥啊,你怎么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韩腊梅赶紧下了地,带着女孩出去了。  「这下完了,我妹妹怎么来了?」刘勤有些不知所措,肏闫晶的屁眼的动作也停了下来,闫晶按捺不住,自己蠕动着屁股,套弄着刘勤的鸡巴,很快,刘勤又动了起来。  「我去看看。」我下了地,走了出去。客厅没人,看来她们在客卧。门关着,我轻轻走到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听不清楚,只能听到韩腊梅在说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韩腊梅开门出来了,看见我在门口,就关上门,悄悄说,「我小姑子刘玥. 来给我们送些年货,大半夜的,也不懂先打个招呼。不把她拉下水,怕她告诉我婆婆就不好了。我刚才和她说肏屄很爽,很舒服,让她也试试,她也不说话,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主人,现在就看你的了。」韩腊梅一边套弄着我的鸡巴,一边把我推向客卧门口。  我轻轻开了门,刘玥背对着门,做在床边,好像在想着什么。我轻轻走过去,坐在她背后,轻轻搂住她。  刘玥一下惊醒过来,转过头,看着我,挣扎着要站起来,「不要啊,你不要过来,我会叫的。」  我一把把她推到在床上,骑在她的身上,用两个膝盖压着她的胳膊,「你叫有什么用呢,你也看到了,你觉得你哥和你嫂子会管你吗?他们还怕你说出去呢。」  我开始解开她的衣服。  「不要啊,你不要这样,我不会说出去的。真的不会的。」刘玥挣扎着。  「可是,我们不相信啊,只有你也参与,我们才放心啊。」我解开她的衣服,分开在她的身体两边,一把用力撕开她的奶罩,揉着她的奶子。  「我真的不会说出去的,真的不会,你放开我啊。」刘玥激烈的抗拒着。  我猛一转身,坐在了她的脸上,开始脱她的裤子,她踢着双腿,不让我得逞,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时,韩腊梅走了进来,按着刘玥的腿,让我解开刘玥的裤子,她两手拉着裤口,一下子把刘玥的裤子、内裤都脱了下去。  我抬起屁股,一下把鸡巴插进刘玥的嘴里,用手揉着她的奶子,随着我的抽插,刘玥的嘴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我示意韩腊梅给刘玥舔屄。在韩腊梅的舌头舔上刘玥的阴蒂的时候,刘玥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全身挺直,然后一下软了下来,扭着屁股,躲避着韩腊梅的舌头。可是,她那是我们两个人的对手。  过了一会儿,刘玥的乳头硬了起来,屄里也开始流出屄水。  我示意韩腊梅交换位置,我下了地,站在刘玥的两腿间,韩腊梅上了床,把刘玥的头略微抬起,自己坐下去,把小姑子的头按在自己的骚屄上,用大腿夹着小姑子的头,两手拉着刘玥的两手,向上左右分开,「玥玥,你小雷哥哥要给你开苞了,他的鸡巴超级大的,开始可能会有点疼,不过,大鸡巴会肏的你骚屄很舒服的。来,看着大鸡巴给你开苞。」一边说,一边往前挪自己的屁股,变成把刘玥抱在怀里。  韩腊梅抱着刘玥,胳膊从她的腋下穿过,两肘控制着刘玥的胳膊,让她无法反抗,她两手揉着刘玥的奶子,用舌头舔着刘玥的耳朵,在刘玥的耳边说,「玥玥,看看你雷哥的鸡巴大不大?要给你开苞了。」  刘玥摇着头,「嫂子,不要啊,放开我。」虽然说着不要,但是声音却像是娇喘一样,头虽然再摇,眼神却一直没离开我的鸡巴。  「主人,强奸她,给她开苞。她还是个处女高中生呢,今年才十七。主人就好好的玩她吧。」  我挺着鸡巴,摩擦着刘玥的阴蒂和阴唇,等她的屄水沾湿了我的鸡巴,我把鸡巴对准她的骚屄,慢慢插了进去,刘玥发出长长的一声「啊——」  我一点点插进去,抽出来,让她的骚屄慢慢适应我的大鸡巴。我没有着急刺穿她的处女膜,等她骚屄靠外面的一部分渐渐适应了我的鸡巴,我就加快肏干的速度,先肏着她骚屄的外面一段。  渐渐的,刘玥闭上眼,嘴里发出舒服的哼哼声。我拍了拍她的脸,「玥玥,睁开眼,我我刺穿你的处女膜了,来,看着。」  刘玥睁开眼,眼神里,全是娇羞的看着我,还有着一丝哀怨,然后看向我们结合的地方。  我还是快速的肏着刘玥骚屄的外面一段,刘玥发出舒服的声音「啊……啊……啊……」我探过收,拉着她的头发,让她的头尽量靠近我们交合的地方,「来,瞪大眼,看着你是怎么被肏的。」这时,刘勤等四人都走了进来,看着我肏刘玥.  我猛一用力,大鸡巴刺穿了她的处女膜,肏到了她骚屄的深处。  「啊——」刘玥疼的一声大叫。  我没有疼惜她,大鸡巴快速的肏干着她的骚屄,一股处女血,被我的鸡巴带了出来。刘勤看到我终於捅破刘玥的处女膜,长出一口气,「这下放心了。」  一开始,刘玥痛的啊啊的叫着,随着我肏了一百多下,她的声音也变成了呻吟。  旁边观战的四人也身子火热起来,刘勤躺在床上,两腿耷拉在床下,闫晶坐在他鸡巴上,用骚屄套弄着,董江站在地上,从后面肏着闫晶的屁眼,张悦坐在刘勤的头上,让刘勤给自己舔骚屄,她就和闫晶相拥着,亲着嘴,闫晶揉着张悦的奶子,刘勤一只手揉着闫晶的奶子,一只手捅着张悦的屁眼,董江就揉闫晶的另一只奶子,拍打着闫晶的屁股。  「玥玥,舒服吗?」韩腊梅在刘玥耳边小声说。  刘玥此时完全沉浸在骚屄被肏干的快感里,本能的说,「舒服,嫂子,好舒服。」  「哪里舒服啊?」  「下麵舒服,奶子也舒服。嫂子揉着玥儿奶子很舒服。」  「玥儿,那不叫下麵,叫骚屄,是谁在肏你啊?」  「玥儿知道了,是骚屄,是大鸡巴哥哥在肏玥儿的骚屄,肏的玥儿好舒服。」  「那你告诉大鸡巴哥哥啊。」  刘玥睁开眼,娇媚的看着我,眼神里全是淫荡,「大鸡巴哥哥,玥儿好舒服,大鸡巴哥哥肏的玥儿的骚屄好舒服,好爽啊,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啊。」  「玥儿,舒服就叫出来啊,你叫的越浪,大鸡巴哥哥肏的你越舒服。」韩腊梅继续调教着小姑子,「你看,旁边两个姐姐叫的多浪,你要是不如她们,大鸡巴哥哥就不肏你了,就去肏她们去了。」  刘玥转头看着旁边四人,挺着张悦、闫晶的浪叫,「大鸡巴哥哥,不要离开我,我交给哥哥听。我会比两个姐姐还浪,比她们叫的还淫荡。」  「那你叫啊。」韩腊梅督促道。  「大鸡巴哥哥,你肏的玥儿的骚屄好舒服啊,你的鸡巴好大啊,啊……好舒服啊,啊……大鸡巴哥哥肏到玥儿的屄芯里了,啊……好痛啊,大鸡巴肏进子宫了,啊……可是,好爽啊……子宫被肏的好爽啊……」  「哥哥,用你的鸡巴肏死玥儿啊,啊……好舒服,玥儿的骚屄被肏的好舒服……要是早知道这么舒服,啊……玥儿早就让大鸡巴哥哥肏我的骚屄了……啊,大鸡巴哥哥,用力的肏骚屄啊,肏烂我的骚屄……」  「玥儿,大鸡巴哥哥不但会肏烂你的骚屄,还会肏大你的肚子呢。」韩腊梅说。  「好啊,大鸡巴哥哥……啊,好舒服……大鸡巴哥哥肏的我爽死了,啊……  肏烂我的骚屄,啊……爽啊,要飞了,啊……大鸡巴哥哥,肏大我的肚子,我要给你生孩子……啊,我要飞了,要上天了……啊——「  刘玥被我肏上了高潮,大叫着泄身了,一股处女阴精冲击着我的龟头。我把她翻了个身,按在床上,鸡巴穿过她的股沟,肏进她的骚屄,狠狠地肏着。  「啊……大鸡巴哥哥好厉害,啊……好舒服,好爽……啊,肏的屄芯都麻了……啊,又来了,又要飞了……」  刘玥又来了一次高潮,我也射在了她骚屄深处,趴在了她身上。  这时,旁边人也完事了,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  我恢复了一些体力,抱着刘玥,搂着韩腊梅去洗手间清洗。  在洗手间里,我们都站在淋浴下,韩腊梅依偎在我身上,揉着我的乳头和屁眼,教导着刘玥怎么伺候大鸡巴哥哥。刘玥跪在地上,生疏的给我口交着。  我告诉韩腊梅我要尿了,韩腊梅就蹲在我身下,张大嘴,仰着头,我用尿液淋着她全身,她咕嘟咕嘟的吞咽着沖进嘴里的尿液。刘玥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  沖洗了一下,我们擦乾身子,换其他四人进去清洗。  进了主卧,我躺在床上,搂着刘玥,刘玥靠着我,大奶子压着我的胸脯,好舒服。韩腊梅去衣柜里取换洗的床单。  「嫂子,你屁股上好想有字啊。」  「玥玥,好好看清楚。」韩腊梅走过来,崛起屁股对着小姑子。  「帅之梅奴?什么意思啊?」  「这时大鸡巴主人给我的性奴标志。嫂子现在是大鸡巴主人的性奴,你哥哥想肏我,也得主人允许呢。」  「好美啊!大鸡巴哥哥,我也想要。」  「你要做我的性奴吗?」  「要!」  「做我的性奴,要一切都听我的,全身心的属於我,主人想肏你,你就要让主人肏,主人要肏大你肚子,你就得被主人肏大肚子,虽然你现在还小,但是主人可能让你生孩子哦。」  「主人,我愿意。只要主人能永远肏玥儿的骚屄,玥儿愿意一辈子当主人的性奴。」  「那就好。腊梅,取工具来。」韩腊梅去了纹身工具进来。我给刘玥的屁股上纹上「帅之玥奴」。  「纹自己屁股上,人家都看不到。」刘玥噘着嘴。  「那你想纹哪里啊?」  刘玥抱着我,用大奶子摩擦着我,「人家全身都要,奶子上要,肚皮上要,腿上也要。」  「没想到玥玥被大鸡巴主人开了苞就这么贱。」韩腊梅揶揄道。  「人家就是贱,主人的鸡巴这么大,被肏的女人,都会对主人发贱、发浪。」  「哈哈,玥玥说的有道理,你嫂子也是被主人强奸之后,就成了主人的骚母狗。」我也帮着刘玥.  「哼,说不过你们两个。那主人,你就满足玥玥吧。」  我让刘玥躺下,在她的左边乳头下麵纹了「骚屄」两个字,右边是「婊子」,在肚脐眼上方,纹了几个大字「雷帅大鸡巴专用骚浪贱母狗」,左大腿是「骚屄被大鸡巴主人肏烂」,右大腿是「肚子被大鸡巴主人肏大」,阴蒂旁边是「免费妓女」。  「玥玥,你的白虎屄纹了字,还真漂亮呢。」韩腊梅说。  我在刘玥的背上纹上「玥奴的骚屄随时欢迎大鸡巴主人雷帅来肏」的时候,刘勤等人进来了。  「哇,妹妹,没想到,你一开苞就玩的这么啊?」刘勤惊讶的说。  「对啊!这才叫全身心的属於主人嘛。大鸡巴主人就应该有这种权利,你们鸡巴那么小,怪不得老婆和女朋友被大鸡巴主人玩。」  「好吧,我无语了。」刘勤和董江一脸尴尬。  「主人,你把玥玥的屁眼也开苞了吧,这小妮子这么浪,早开发,早享受嘛。」  「那好吧,你带她去灌肠。」  韩腊梅从闫晶的包里翻了翻,找出工具,带着刘玥去了卫生间。  「恭喜主人又收了一个性奴。」张悦上了床,搂着我说。  「这还不是你给主人带来的缘分啊。放心,主人不会忘了你的好处,会多介绍客人和你买房的。」我又对董江说,  「董哥,你老婆的骚屄以后有的忙了。」  「越忙不是钱越多嘛。我还得谢谢小雷呢。」  「不用了,悦奴会谢我的。」  「那就好。对了,我和悦悦打算元宵节结婚,我和刘哥商量了,结婚的晚上搞个肏屄派对,你一定要来啊。」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缺席的。」  「那行,你好好玩我女朋友吧,我和刘哥出去了。」董江说完,和刘勤拥着闫晶去了客卧。  刘玥姑嫂两回来的时候,张悦正好被我肏的高潮了两次,软瘫在床上,喘着粗气。  我让刘玥趴着,撅着屁股,我沾着张悦的屄水,把大鸡巴插进了刘玥的屁眼。  插进去后,我次次都把我的鸡巴全部插进去,抽出来的时候,只留半个龟头。刘玥疼了嘶嘶吸着冷气,不过,天生性奴的体质,让她很快就适应了,渐渐的,居然像被肏屄一样,开始浪叫。  在我把精液射到刘玥的屁眼之后,她居然来了一次高潮。  韩腊梅给我舔乾净鸡巴,又给小姑子舔乾净屁眼。我们就睡了。刘玥非要用骚屄套着我的鸡巴睡,我只好侧搂着她,把鸡巴插在她的骚屄里。  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刘勤、董江、张悦已经去上班了。刘玥在韩腊梅的指导下,小嘴紧紧含着我的鸡巴,我就在刘勤的大床上放出了清晨第一泡尿,刘玥虽然努力吞咽,但是,大部分还是从她嘴角喷出,流在床上。  在揩油中吃完早饭,韩腊梅留下来打扫家,闫晶被刘勤、董江肏也一整夜,回家补觉了,我带着刘玥回了酒店。  进了房间,只见到刘玉玉、闫莹,原来蒋舒婷、杨艳、王婷婷回了蒋舒婷家,三个人去准备一些小吃之类的,供大家正月吃。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现金网 威尼斯人官方站 网上娱乐官网 现金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投注 现金网百家乐 威尼斯人线上 威尼斯人网站真人 威尼斯人棋牌游戏 威尼斯人官方网 澳门威尼斯人线路 威尼斯人手机下注 威尼斯人投注金额 正规威尼斯人官网 新威尼斯人客户 网上澳门网址 一木棋牌 澳门官网注册 澳门网投导航 威尼斯人现场官网 赌场导航 豪赌网址 真人庄闲和 澳门正网 威尼斯人集团 百家乐娱乐 澳门集团平台 威尼斯人网投网址 威尼斯人网络官网 线上娱乐场 澳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官网 线上娱乐赌场 威尼斯人在线网址 威尼斯人下注 澳门真人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棋牌 威尼斯人棋牌网址 正规威尼斯人投注 真人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澳门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体育 威尼斯人注册会员 澳门官场官网 网上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娱乐 澳门集团网站 线上娱乐威尼斯人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现金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赌场开户